关山行

这里是小浅
杂食cp百无禁忌
写出来的东西不一定好
但绝对用心
头像这种东西……来源于一个天使

试图将你囿于生死一线和爱

陶叶伞翔

ooc产物

迟到的沙雕活动产物

文笔不咋地



飞机落地瞬间,叶修才察觉自己是真的离开那样刀口舔血的生活了。不真实的痛觉,在手上缓缓形成。他把另一只手从左臂上挪回来,有点不可置信。

想想也是。

不小心被伏击了能缩在乱葬岗和尸骨挤一挤躲上几天,福尔马林池子边边吃豆腐脑,出完任务回来给人讲一路上看了些什么奇形怪状的恶心事儿……

怎么神奇怎么来。

叶修给自己评价说:生活不易,多才多艺

 

少年就总是笑着看他扯东扯西胡说八道,也不揭短,因着天热而汗湿的半长头发软软的贴在脖颈和耳边。

“阿秋真是傻得没了边。”叶修把他刘海撩上去,露出光洁的额头。

一指禅。

苏沐秋直接还他一个巴掌。

叶修把脸伸过去笑啊笑,眼尾上扬。料想中小小的一下,落在脸上痒痒的,像是羽毛擦过心尖。

陶轩端着水杯走过,抿着嘴瞪他俩:“自重。”叶修懒懒地趴到他身上去,把他的西装压得皱巴巴。

“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,下来。被人看见像什么样!”说着却弯了眉眼,化了春风雨露一般温柔。

 

叶修拉着行李箱走出机场大厅。

上回去机场是什么时候来着?

哦,被人埋伏打了个措手不及。还好那些人比较傻,开了车往大厅里撞撞到自己同伙。不然可就是一场硬仗。

上上回?正检票呢有人准备来一场大爆炸。

再上回……

没一次盼着人好。叶修认为是每次找后勤订机票之前,张佳乐都来找他打电话才会有那样的局面。

大前天他没敢接张佳乐的电话,怕的就是金盆洗手的flag垮掉。导致孙哲平换着电话号码轮番轰炸他手机。

有钱人真棒!

 

叶修听见枪声,正东方向,很远。人群忽然开始骚动,尖叫声此起彼伏像是台风海啸来袭,翻滚席卷混乱不堪。

他和远处的一个人双目对视。锐利得像是要剖开他。

“靠!哥这什么运气啊!”叶修低声咒骂一句,“张佳乐你大爷!”

嘴上说着脚下也不停,加快速度准备离开。四面八方都是人,涌动着,翻滚着。那些持枪的人大概是死士,可以不顾一切达成最终目标的人。

准确来说,是杀人机器。

叶修身边跌跌撞撞跑过一个小女孩。戴着大大的蝴蝶结,穿着小裙子,本能的奔跑中寻找家人。

他看到那个小孩被人绊倒,然后在无数人脚底挣扎,痛哭着扭动翻滚。而他站在离她五米远的地方,没办法移动自己。 

 

我想要回到普通的生活。

可是那些人将会因我而死。

我不慈悲,却有良知。

我悲悯,却妄想自由。

 

叶修冲上去抱起她,在脑海里规划如何离开。

“想离开吗?”叶修听见有人问,声音从容得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局面里。

他抬头,那张脸骤然放大。一双桃花眼透着阴冷:“能走得了吗?”陶轩一把拉过叶修往怀里带,“还是留下好了。”

小孩被大力的动作甩出去。

叶修伸手去捞,满怀空气。

陶轩身上好闻的木质香味渗进叶修的感官,慢慢剥开冷硬情愫,同时侵蚀着他自己的理智。

想用力地拥抱他,想要狠狠地亲吻他,想占有他的一切,永远不离开。

 

“你们俩成天这样像什么话!”陶轩把文件一摔,拍桌而起,“你不可能连这点事儿都不懂吧?现在外面闲言碎语多厉害你知不知道?”

苏沐秋一句“你这话不是在放屁么”梗在喉咙里没骂出来。只是板板正正站着,看着陶轩发脾气。

“还是说你真的动了那样的心思?”陶轩挑了眉,尾音绕了个山路十八弯。

少年不肯反驳,也不肯承认。

“我劝你趁早收手。”

都挑衅到这个份上了,苏沐秋觉得自己要是再忍气吞声就是傻逼。

“你害怕比不过我?”

陶轩眯眼看他。

“也是,奔三的人了,有这个顾虑多正常的。”

苏沐秋说话的间隙,陶轩从书柜上抽出来一沓资料:“接活儿,要是能回来,我就不干涉你们。”

“凭什么要你决定?”

陶轩拉出来一个干净澄澈的笑:“你觉得我能不能让你死,或者生不如死。”

苏沐秋眼睛里的红色蔓延,从一个点,到线,再连成面。

 

整整一个夏天,苏沐秋都在外边出任务。

大案子,难,很难。

几次失手,差点落了脑袋。

苏沐秋想着,这么刺激的生活谁愿意过啊,还不如找个山清水秀的小地方养老。可是一想到他远在杭州的天上月,就没有任何畏惧了。

叶秋啊叶秋,等我回去。

 

而他心心念念的叶修,此刻正躺在陶轩身边。

“停停停,受不了了哎呦喂……嘶——”

陶轩收回手,把药油盖子盖上:“下回还敢不敢到处乱窜?自找的!”叶修揉腰:“还不是一群小屁孩儿吵着要我比划比划,哥哪儿知道能这么惨。”

“要是阿秋在这儿哥就不用这么辛苦了。”叶修一下坐起来,“这家伙一声不吭就出去做任务,一去就是一个月。你看看,七月份出去的,现在都快八月底了都还没回来,磨磨唧唧的不像他风格啊。”

陶轩面不改色收拾药箱。

 

苏沐秋倒下之前,在阳光里环视周围的人。

好像挺多的啊,一层又一层把我包围了。你们当我什么人物呢这么大费周章,不过是个小佣兵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都算不上。

死得这么隆重也算是不错。

陶轩手底下的人好像总是有点粗心大意,站在东32方向那个人连手上的标志都没遮一下。

故意的吧。

“沐橙要好好长大。”

“这排场,叶秋那家伙绝对超不过我了。”

 

苏沐秋  失联。

嘉世的人员档案上更新记录着这样的文字。

那个名字就这样随着大大小小的任务一起泛黄于纸张。

“老陶,你说阿秋这人吧,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呢。”

“他?累了吧。”

陶轩从口袋里摸出来根烟,点燃。

嘉世基地大楼的天台上能看见整个城市,栏杆上二十岁的大男孩和三十岁的男人并肩,亲密无间的姿态。

 

“叶秋!”

“你食言了。”

“当初说好的会一直在一起。”

叶修冷笑,陶轩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他这么不屑的样子。

哪怕是当初他执意要走。

 

叶修抽完那根烟,抬眼看孙翔。

“这是那三个人的故事。”

“叶秋,苏沐秋和陶轩。”

孙翔有点不安,局促地端起茶一饮而尽。想问叶修很多很多问题。

 

 

 

 


 


评论

© 关山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