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山行

这里是小浅
杂食cp百无禁忌
写出来的东西不一定好
但绝对用心
头像这种东西……来源于一个天使

【王杰希生日快乐呀】为王

  【无cp向偏向于个人志】 

  【生贺文】

  【欧欧西预警】

  【渣文笔快退散吧!!!】

  【私设如山】

  

       第一声蝉鸣在王杰希耳中缓缓拉长。

  “阿希,成绩出来了吗?”刘女士端着果盘走过来,“你觉着你能有多少分啊?”

  王杰希指了指电脑屏幕:“一般。”

  刘女士探头一看,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

  649。

  “飘了吧?瞧你考试前那样儿就不对劲。”刘女士用牙签插了一块西瓜塞他嘴里。

  王杰希嚼吧嚼吧吐出来一粒西瓜籽。

  “是有点。”

  刘女士对王杰希把西瓜籽吐到了垃圾桶外面的行为表示深深的嫌弃,并进行了严厉的批评。

  王大爷走过来看了眼成绩,啧了一声。

  “告诉刘女士没有?”

  王杰希摇头。

  刘女士揪王大爷耳朵,疼得王大爷嗷嗷叫。

  “居然还敢背着我有小秘密!你们爷俩翅膀硬了!”王大爷耳朵差点没被揪掉。

  王杰希把身子从电脑前面扭过来,面对刘女士。

 

  一直到很久很久的后来,刘女士都忘不了王杰希说了句什么话。

 

  “妈,我要去打职业。”

 

  说着又把电脑屏幕亮给她看,已经跳转到了嘉世和微草的比赛界面。

  “老头子,快,快把我的药给我!”

  王大爷揩了一把冷汗,撇嘴:“你又在这戏精呢。”刘女士腾的一下跳脚:这老头子还真是翅膀硬了!

  刘女士正了神色:“你为什么想要打游戏?”

  “你要是安安稳稳上大学,风险肯定比这个小。”

  王杰希沉默半天,抬头。眸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出来,熠熠生辉:“这是同所有职业一样的。”

  “妈你可能不知道,正在比赛的这些人几乎都是和我一样年纪的人。”

  “他们在赛场上所展现出来的锐利攻势,不同的招式变化战术思考,全是背后成千上万倍努力的呈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我想要为之努力的事物。我想用我最好的时间去完成它。”

  他逆着身后窗户倾泻进房间的光,勾勒出少年渐渐显露棱角的轮廓。

 

  刘女士本来因为紧张而握住王大爷的手也渐渐松开。

  他们的儿子长大了。

 

  刘女士还是有点担心他,问:“那你现在找到了好点儿的单位没?要是没找到我帮你联系一下。”说着就把手机拿出来。

  王杰希失笑,想纠正刘女士说这不是单位是俱乐部了啊。想了半天还是没忍心打击刘女士在小圈子里引以自豪的“时尚感”:“已经找到了,这个队还挺不错的。刘女士你就别操心了,我能安排好。”

  王大爷瞧刘女士没生气,准备开溜。刘女士当场揪住他耳朵:“走走走算账去,都决定好了才告诉我你个老滑头!”

 

 

  王杰希看了看身旁的林杰,又转过头去看台上的嘉世队员。聚光灯打在他们身上,把每一个人都从名为“网瘾少年”的诟病泥潭里拉出来,站在青天白日下接受所有人的溢美之词。

  队长一定很难过。

  王杰希默默拆开一包纸巾准备递给林杰。结果被突然扭头的林杰吓个半死。

  “想去吗?”

  王杰希最开始没听懂他这是什么意思,马上又反应过来,缓缓点了头。

  林杰笑,摸了王杰希的头,离开观众席。

  “你会如愿的。”

 

  没想到队长是要把队长和王不留行交给他。

  休息室里方士谦的眼神,不甘,不舍,愤怒。全部揉进一双眸子里,倒映出面前身形已经不相上下的两人。

  林杰的微笑,又包含了什么呢。

  梦寐以求的位置和账号卡真实的厚重感之外,又多了一丝看不清的感情。

 

  他慢慢成长。

  做出了接下队长这样豪赌一般的决定,又小心翼翼地承担起微草的未来。

  镜头面前收敛起少年心性,取而代之的是冷静理智沉稳大气的微草队长王杰希。

  在他为所有人树立起的新秀墙面前,几乎没有人记得王杰希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年。刚刚够到成年的边儿。

 

  粉丝们在台下叫他魔术师为他应援。他失笑。

  如果没有队友策应,他这样天马行空的打法怕不是要被扔鸡蛋。

  方士谦也总是说:“你要是再这么皮我连小治愈术都落不到你身上来。”

  如果能留下所有人就好了。

  他想。

  对百花的比赛输了。

  方士谦说什么来着?不管是什么时候,都要带领微草拿个冠军回来。

  把林杰委以重任时的不舍,和对这支战队的热爱,糅合进了短短两个字:会的。

 

  回家过年的时候,刘女士怪叫着让王大爷来看他。

  “哟哟哟小伙子,这谁啊?老头子你看这小伙俏生生的真好看!”

  王大爷不动声色地撇开刘女士。

  王杰希之前是有那么点婴儿肥在脸上,但是微草这一年实在是训练营里体会不到的忙。别说脚不沾地,就是你飞都嫌慢。瘦得王杰希脚脖子能套小孩子才戴的百岁锁。

  “帅了也没用,快来帮你妈我包饺子,麻利儿的!”

  王杰希冲王大爷无奈地笑,王大爷假装没看见。

 

 

 

  他的打法越来越诡谲,神鬼莫测的走位和天马行空的技能,队友已经无法完整配合。

  “微草的境况很不明朗啊”

  “你看看他们队长不顾别人的操作跟不跟得上,只顾自己的操作完美”

  “变相拖累整个团队了吧”

  开始有质疑的声音出现。队友,粉丝,到他自己。

  这样的自己是错的吗?王杰希一遍遍质问自己。在个人赛场上风光无限未尝败绩的自己,却让团队赛里的衔接一次次脱节。这是不是一种自私?

  他清楚的知道,如果一意孤行要保留魔术师打法,微草一定会完蛋。那么他就会是那个最坏结局的始作俑者。王杰希默默咽下为自己苍白无力的辩驳和这些时日以来的困境。

  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吧

  收起还未完全施展抱负的打法,魔术师最后的表演,是对自己的封印。

  “要是能让微草走得更远,这些改变又算得了什么?”

  他后背负着箭矢,血流如注,怀中是他们的微草。

 

 

我的魔术师,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!

终于赶上了,没有因为这段时间匆匆忙忙的丧气错过老王!

祝老王生日快乐!!!我永远爱老王!

这里讲的是老王出道前两年的故事,也就是写到了今年。时间线跳动可能会不清楚。。

立一个flag吧:希望以后的每一年都能够为老王写生贺,写每一年的故事,直到25年去苏黎世。

话说老王真是我的幸运果儿,今天领成绩!很开心!

又改了一次,话说重新看一遍真觉得自己辣鸡。。。

评论
热度(6)

© 关山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