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山行

这里是小浅
杂食cp百无禁忌
写出来的东西不一定好
但绝对用心
头像这种东西……来源于一个天使

【双花】关于求婚(一个段子)

  【双花】 

  【大河向东流啊,天上的ooc参北斗啊】

  【那啥合法了的背景】


  张佳乐这辈子第一个冠军是第一届世邀赛拿到的。当时他和大孙正在冷战,原因是孙哲平帮他清内存的时候,把他手机里所有照片都误删了。备份都找不到那种。包括俩人合照。

  张佳乐一气之下把孙哲平拉黑。拉黑的前一秒孙哲平还在电话那头嚷嚷:“乐乐我……”

  更是火上浇油。

  和他同一个宿舍的肖时钦没敢把这事儿告诉小戴。

  后来国家队和德国队决赛赢的那一刻,孙哲平从最前一排的观众席里站起来。陆陆续续有人跟着一起站起来,和他一起在人山人海里喊:“中国!荣耀!”

  张佳乐从比赛席里走出来的时候还是敏锐地看见了大孙。并不扎眼的刺头。

  孙哲平冲他笑了笑,张佳乐瞬间就觉得删照片也好喊他乐乐也罢,都他妈是浮云。照片删了重拍就可以了,大孙喊他乐乐他喊他依萍也算礼尚往来。反正我男人开心就成!

  求婚肯定没在国家队举起奖杯那一刻。因为孙哲平出门忘把戒指带走了。

  张佳乐退役那年,拿到了第二个冠军。发布会上,孙哲平还是在台下看着他。左手上有个什么东西在微微地反光。

  “我最幸运的事就是在荣耀里遇见了所有人,曾经的,和现在的。”

  “这是所有人的荣耀,我会一直在。不管是在赛场上又或者是在自己的一方天地。”

  “谢谢,再见。”

  深深鞠了一躬再起来,身前已经站定了一个人。一身骚包到不行的黑色暗条纹西装。然后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变出来一朵玫瑰花。

  张佳乐还没从退役的氛围里出来,就被孙哲平给惊到了:“大孙你干嘛呢还送花,你当我是小姑娘吗你?”

  孙哲平手上动作不停,继续变,动作停下时指尖举着一枚戒指。简单干净的银圈。镂空了一个Z。

  “啥啥啥,你……你……完了我快黄少天附体了……”

  孙哲平单膝跪地叼着玫瑰,戒指往前那么一送,倒真还有几分架势。

  “乐乐,和我结婚吧。”

  乐你个大头鬼啊乐!

  不过结婚倒是可以考虑一下。

  张佳乐把手递过去,等着孙哲平用戒指把他下半辈子套牢。

 

  后来张佳乐把戒指取下来玩,发现戒指内侧还有个图案。

  一朵丑到哭的花儿。堪称四九城幼儿园毕加索。

  孙哲平看了一眼把脸别过去:“我画的草图,让首饰店的人弄上去的。”

  耳根子可疑地红了。


临时起意摸出来的。

今下午真的是要累死人,外校的初三生要借我们这栋楼的一些教室自习,所以所有东西都要背回家。我们阿伦(班主任)提前一周告诉我们说可以陆陆续续搬东西回家了。但是,我是一个多么潇洒不羁的女子!我啥东西都没有

带走。直到今天下午。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没带钱,重庆的太阳,接近十斤的书以及衣服。。。

我真的要死。。。

真的要死。。。

的要死。。。

要死。。。

死。。。

。。。

。。

评论
热度(6)

© 关山行 | Powered by LOFTER